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法院动态

大都市的霓虹

信息来源: 五通桥区人民法院  发布时间: 2014/7/15    查看次数: 4483 次

潘险峰

 

因为工作、家庭的原因,我常常穿梭于五通、乐山、成都三座城。时光荏苒,人的视觉与听觉变得麻木,越来越分不清哪座城更有吸引力,尽管人说:成都是一座来了就不想走的城。

 

每一座大城对于不住在里面的人而言是充满魅惑的吧,不然怎会有这样多的人把留在大都市并且变身为那里的居民定为奋斗一生的梦?!小鱼是与我很投缘的女友,这位土生土长的嘉州妹子,在学生时代花着比同龄人更多的努力来经营学业,不为别的,就想大学毕业能留在一座大城市生活。天道酬勤啊,23岁那年,她终于留在北京一所医院成为持北京户口的正式员工,25岁时嫁给一科研所的研究员,顺顺利利开始她少女时代梦想的大城市生活。我认为小鱼是无所不能的女子,那些年她偶而回川与大家相聚,从她的言谈举止上大家也定性她的生活该是从从容容、富贵精彩的,这让生活在小城里的我们很羡慕。2005年秋天,我去北京旅行,决定去看看在京生活了11年的小鱼。

 

从我住的宾馆打车去小鱼家有二十多分钟的车程,沿途的高楼大厦渲染着京城的繁华与现代,小鱼住在2.5环上一座邻街的电梯公寓里。她那套市值三百万却不足七十坪的二居室,装修十分简朴,她们一家三口加上小孩的奶奶住在这套二里,用地的确比较紧张。我和小鱼在局促的客厅里聊天,一眼望见对面楼的邻居正高声训斥自家小孩。突然间我想起远在小鱼故乡的那些楼盘,楼与楼间有着超大的花园,傍着山依着河,上百坪的房价却不及这房的十分之一,但小鱼还说在北京能拥有这样的窝居却是好多北漂族的梦想,眼前这一落地的梦想却让我充满着无名的失望。

 

如果说大都市的高房价是国人的梦魇,而每日如长途迁徙般的出行也不谓让人轻松。在我乘过北京、上海、广州的地铁后,觉得成都的地铁站简直是用来拍文艺片的道具。每天上下班时间段,所有大都市的地铁站就变成一个千军万马拼搏厮杀的战场,换乘的人们铁青着脸匆匆挤身在人流中,脚跟脚面贴背地涌上南来北往的列车。早晨的地铁车箱里总有三分之一的乘客在闭目,还没有从昨夜的睡眠里彻底醒过来都市人又得开始一天的生计奔波;晚班的地铁车箱里依然会有三分之一的乘客在闭目,那是他们还没有从一天的紧张工作压力里释放出来,却要赶回家去接手一大堆家务。当然大都市上下班时间段地面上交通也好不到那去,人们早已习惯每天长达一小时的塞车。记得2013年春天我去北京出差,因为不想乘坐预订的红眼航班,打的去首都机场改签机票,在四环上被堵了近三小时。当时接近乎崩溃的我,无奈地望着在象乌龟般爬行的车辆,刹那间十分想念我常住的没有车流的安静小城。

 

曾经热播的电视局《窝居》里有一句台词:城市大了只能让普通人的生活更糟糕。这被誉为直接戳中广大吊丝泪点的话成为大都市居民生活的一个概括。我那些生活在大都市的女友们,一般都有不错的工作和家境,但每每聊起月月的置装花费,也常常会恨得牙痒。大都市高调倡导的那份虚荣,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得道般看透,对面子的包装在这里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你不可能背着从淘宝上购来的一百多块的人造革小包去写字楼上班,也不可能带几十块的电子表去公司开会,节俭简朴在这虚荣爆棚的环境里不是美德而是让人鄙视的笑料,女人间常常暗地里咬着牙来攀比穿戴,即使穿着名牌货的下架产品,但因为是名牌也不会让人看轻你,反之却会陷入尴尬。在上海外企当了十五年会计师的柳柳,至今没有经济实力在这座城里购下一套象样的房,但她每天会背着上万的LV包带着欧米加表去挤地铁,这虚荣威逼下的变形都市生活着实有点让人啼笑皆非。

 

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因为他常对未知的世界充满美好的臆想,而认不清被自己错误认识后拟造出的一切只是假象。大都市霓虹的绚烂与一个人生活的好坏、幸福指数的高低没有关,平平淡淡与从从容容地过活只需要一种态度,而这种态度不是一座大城就能造就。年少的我们曾经在金秋的午后去骑游,河那岸有一座小屋在丽阳下闪着金光招引着我们,小伙伴们互相鼓励着拼命往那骑,大家设计着在那处美屋边会拍好多的美照留给自己。秋阳在天边染下最美弧线的时候,我们终于到了这座屋前,努力睁大被汗水腌痛的眼,才看清这是一座用稻草和竹棒搭建的简陋毛厕,在美轮美奂秋草地上发着令人恶心的臭。没有文字能述清当年那种幻灭的绝望,自此明了生活里的陷井自来如此。

 

     古诗云:绿水无忧,因风皱面;青山不老,为雪白头。都市的霓虹,她是扑火飞蛾心上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