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法院动态

失落的丽江

信息来源: 五通桥区人民法院  发布时间: 2015/3/2    查看次数: 10846 次

    第一次去丽江,距今已有十个年头。十年前,我们还年轻。而刚步上旅游开发之途的丽江则更年青。
    去丽江的念头源于一次周末常规性的聚会,几个单身的女子在春寒料峭的茶舍里品茗看电视,央视一个频道正在介绍三月的丽江,几个人的小心脏完全被丽江古城倾世容颜所震撼。没有迟疑,各自克服种种难题,共同开始人生第一次丽江行。
    在夜晚的丽江机场,我们见到来接大家的当地导游阿三,一个象小马驹般快乐的纳西族姑娘。当阿三看见从四川穿着棉服到丽江后却汗水淋漓的我们禁不住哈哈笑:明天你们可以减装啦,请感受这里热情的阳光!
    在阿三的带领下大家入住丽江古城,夜已深,城里没有行人。小巷静的出奇,沿途店家门前的红灯笼在蜿蜒青石板路上投下温柔的影,像时光的轨迹,让人恍惚。拉杆箱的轱辘声回音和街里哗哗流淌的溪水,让久违静谧的都市来客心里刹那充满了莫名的感动。
    当清晨的阳光射进我们居住的小院,古城苏醒了。没有拥挤的车流,嘈杂的人群,一切都很闲适古朴。纳西族女人带着年幼的孩子在屋前田间忙碌,而男人们却集群坐在古城屋檐下抽旱烟晒太阳。面对我们的疑惑,阿三讲这是纳西人的风俗:女人理应披星戴月为家奔忙,而男人是神,需要供奉。在古城里游走的我们,面对百年沧桑的古屋和厚重的纳西文化史变得特别安静和内敛,听风的轻吟和叶的诉说,默默祷求这来自天堂的仙音能陪我们一世。
    晚饭前,最能体现古城特色的场景出现,每个纳西小院的主人都提着木桶走向顺街而流的小溪打水冲洗街道,孩童们在追逐嬉戏,院里饭菜的香在空气中弥漫,酒吧里有驻唱歌手在试唱晚间的演唱曲,而那轮装点夜色的月早已急不可待地升在空中,城边静立的玉龙雪山在月的照耀下散发着清冷的雪光,我们这群远方来的背包客醉在这无涯的恬淡里,丽江,来了还想再来。
    以后的日子,大家约着去得最多的城就是丽江。那里的天色我们把她称作“丽江蓝”,这无法人造的蓝象是画在年轻岁月里一道圣洁的符,抚慰着浮躁的灵魂,放松着紧崩的神经,伴我们走过一年又一年匆匆时光。
    人生的奇妙在于它不确定的未知性,终于有天再来丽江的我们,发现曾痴迷的古城正在变脸。土著纳西人纷纷迁出古城,把家传的院落高价租赁给外地生意人开设酒吧或商铺,可以让人做白日梦的丽江消失了,变成人声鼎沸的廉价旅行纪念品交易集市,而夜晚比邻皆是的酒吧却是噪声贯耳的垃圾情绪渲泻场,古纳西风情正渐行渐远,丽江,不再是纳西人的丽江,是异乡客追逐财富的淘金地。
    最初带我们游丽江的阿三小妹要让人想念一生了,后来自由行的我们,每每在景点上购物被宰,就会想起当年阿三劝阻我们不要乱购东西的认真样儿;特别是在看了拉色海湿地景区的经营人与黑导游勾结,强迫游客骑马高消费不成,殴打游客至伤的新闻报道后,非常清晰地想起当年阿三带大家去这处湿地前的话:拉色海是一个风景旖旎的地方,你们如喜欢骑马可以去骑,不喜欢的就拼命拍照吧。
    阿三人性的淳朴和职业道德的高尚,是当年我们迷恋丽江的一个重要原因,而今丽江生意人正在沦丧的善良和淳朴,是加剧古城商业化发展的催化剂,这与旅行寻访的精神慰籍背道而驰,和大都市没有区别充满现代商业气息的丽江真是让人伤心又失望。在人类前进的长河里,急功近利的行为总以牺牲不可再生的自然资源和文化遗产为代价,失去精神栖息地的结果就是人类窒息在自己创造的现代桎捁里品味失落的痛楚。
    2014年初冬的一个清晨,我们再次告别雪山下这座古城。没有匆匆人流和叫卖场的丽江仿佛坐上了时光穿越机,回到从前那段清丽从容的优闲岁月。有些梦总在前行的路上遗落,寻不见找不回,如果回首注定了疼痛,不如舍弃。再见,丽江……


潘险峰